RSS
 
当前位置 : 主页 > 能源科技 >

五大发电利润背后的“焦虑”之节能减排

时间:2016-09-14 08:14 浏览:

  今年的冬季达沃斯论坛预测,未来5至10年世界经济只能维持较低速增长,即使走出危机,也不可能恢复到危机前的增长水平,主要原因之一是中国经济增长放缓。中国为应对气候变化制订了具体目标,即“十二五”期间将单位P能耗降低16%,单位P二氧化碳排放降低17%。

  上周,美国知名调查机构Cowen实地调研了美氢燃料电池供应商普拉格(PLUG)的工厂,因该公司氢能源更低的成本和更短的交货时间吸引多个发电站安装普拉格的氢系统产品,Cowen给予该公司“跑赢大盘”的评级。

  近十年里,受制于煤炭价格,火电企业连年亏损。2012年煤价开始下行,电企又迎来环保的艰巨任务。日前,华能集团一位相关人士称,虽然五大发电集团在2013年盈利740多亿元,创历年新高,但之前投入的环保成本以及即将面临的挑战,并没有减缓各发电企业的“焦虑”,尤其是节能减排方面。

  随着大气“国十条”的落地,部门治污、治霾的决心可见一斑。而在此前,“”对建设美丽中国提出的具体要求,以及愈演愈烈的雾霾天气,让“节能减排”工作更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同时,具体工作的落实并非一帆风顺。作为领衔发电领域的央企,五大发电集团在开展节能减排的道上,也存在一些困难和挑战。

  为配合新能源的发展,以及让步于涉及地方利益的一些小火电,许多现代化火电厂的实际利用小时数被大幅度缩减。发电量的减少自然会直接影响电厂的整体收益,同时也会影响对环保设施的投入。但五大发电集团作为央企,亦肩负着一定的社会责任。所以许多火电厂只得在亏损的状态下开展脱硫、脱硝等减排措施。例如,笔者在走访的一些电厂时了解到,单机装机容量在60万千瓦以上的电厂,虽然有较完善的减排措施节能减排,但发电小时数却受到很多。这使电厂在扭亏为盈的上更为,对追求更优化的排放标准也有心无力。

  而且,排放标准严,环保成本高,也是发电企业必须要面对的。这几年,我国对于治理火电污染的决心是有目共睹的。环保部2011年颁布的《火电厂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GB13223-2011,下称《标准》),将于2014年7月1日后实施。这一堪称史上最严的标准,对各电厂的环保工程提出了更多的要求。一方面是工期短,任务重。中电联的数据显示,两年半时间内,火电行业需要完成除尘提效容量约5亿千瓦、脱硫提效容量约3亿千瓦、脱硝容量约6亿千瓦。另一方面是投资数额巨大的环保设施和技术。上海漕泾热电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史佩钢在接受采访时提到,为减少氮氧化物的排放,在环保方面的投资动辄就是几千万。由于节能技术受国内技术水平的约束,引进国外先进的燃烧系统、节能技术等又是一笔不小的费用。这样的投资力度对于部等较落后地区的电厂来说,也是一道难以跨越的“门槛”。

  此外,在严厉的《标准》下,相应补偿机制还有待完善。2013年3月,部和国家发展委联合印发《关于加快燃煤电厂脱硝设施验收及落实脱硝电价政策有关工作的通知》。自2013年1月1日起,脱硝电价政策由14个省份试点扩大到全国所有省份。但亦有分析指出,该政策在热电机组减排补贴方面存缺失。一方面,由于脱硫和脱硝电价只适用于上网电量,对于电厂供汽是没有相关补贴的。另一方面,由于热电联产机组的上网电量通常会较少,这就意味着电厂得到的脱硫脱硝电价补贴相当有限。此外,在地方基层,脱硝电价的落实,仍有待跟进。的一家电厂领导表示:“我们加班加点完成了的脱硝,但脱硝电价的落实至少要滞后一个多月。这期间所担负的成本也是不小的。”

  目前,环保部已经会同有关部门,把国务院发布《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十条措施的各项任务分解落实到各个部门,并与全国31个省(区、市)签订目标责任书。这不仅对煤炭企业是一场,对五大发电集团各下属公司而言,具体的节能减排工作更是任重道远。

  (本文来源:能源网-中国能源报)

  (编辑 杨智明)

上一篇:关于海洋能的论文
下一篇:没有了